特朗普家中被抄出 11 套机密文件,其可能面临最高 30 年刑期,这将对美国政坛、商界带来哪些影响?

先说结论,Trump面临的一系列法律问题背后是有政治动机的,这在美国是有共识的。

题主问题中,懂王面临的美国司法部的指控是 Violations of Espionage Act ( 违反《间谍法》及,涉嫌“妨害司法公正”的重要机密文件);

这里简单描述一下相关指控,司法部认为懂王在离任的时候,将很多本应上交的文件带走而没有上交,而这些文件中有很多涉密文件,可能违反Violations of Espionage Act。

在这里解释一下,美国历任总统在离任后,都有保存其认为重要文件(签署或重大关联性)的传统,这么做的目的是总统认为保存记录可以对其在职期间的政治行为负责

在这里举一个近似的对比,方便大家理解。国内外一些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特别是CEO、CFO那级的) ,在离任前经常会收集一系列有自己任内签名的Board minutes(董事会决议)或重大交易决策过程的文件(例如会议angeda)。

特别是在那些交易本来比较复杂,决策影响比较深远,以及心理本来就有鬼的一些公司,他们收集这些签名作为万一未来收到调查或指控的证据性文件。哪怕未来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把这些自己任职期间签署的文件拿在手里,也有有一种‘安全感’,‘体验感’或者‘成就感 ’。

美国总统保留文件的逻辑在这里其实也差不多。当然,由于美国总统的职权范围涉密性,如何执行‘总统记录法’(Presidential Record Act)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在实际操作中也面临非常多的’ 操作余量 ‘,毕竟不可能真的设置一套安检系统,在总统离开白宫前像海关移民局那样打开箱子一件件审查。而总统本人在收集文件的时候,也不可能真的完全对照内部操守(internal protocol), 一条条的去检验每一份带走的文件是否涉及违规,这本身就是需要专业法律人员进行鉴别工作。(当然,不排除懂王这种人真的神经很大条,做事完全没有章法,但可能性很小)。

但这里存在一个逻辑纰漏;总统离任的proceeding,并不能依赖总统本人去鉴行保密条例(就像你不能指望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能够把公司的内控条款给背出来那样)。白宫有责任在一系列流程中,事先排除掉这种隐患,毕竟懂王带出去的机密是光明正大用箱子装出去的,不是雇佣某一个顶级俄罗斯黑客窃取出来的。如果总统因此出现重大失误(请注意,司法部对懂王的调查本身就证实了;司法部有能力在总统离任后,可以知道哪些文件被带走,哪些没有。否则也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司法指控了),司法部的总统离任流程是否存在重大纰漏?白宫内部监管的体系及相关人员是否有类似的责任?

法律对于总统文件记录法的描述是;the ‘goodwill’of presidents to preserve theris record(基于善意去维护他们的记录)。这里的问题是,你如何证明懂王带出这些文件是不是基‘goodwill’?

我们可以假设,如果完全以美国司法部的严格要求懂王的指控,去审视所有离任的美国总统是否在留存文件上存在纰漏,我相信只要司法部愿意,是一定可以翻的出很多水分的。这也是懂王的支持者们认为这是活生生的政治陷害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懂王已经面临的法律问题(Leagal Problems)还不仅仅这一项,他还面临另外二项刑事犯罪调查(Crimainal Investigaions)。分别是a); Election interference (干预选举),Georgia州的选举干预事件,懂王暗示Georgia州的州长如果他可以‘重新审查投票结果’,可能改变选举结果,此举被认为是选举欺诈。 b ) ;Financial affairs (财务问题),这个前几天已经上知乎头条了,我就不解释了,有需要了解的去看别人的回答。

以及外加一项政治调查(Political inquiry),这部分的指控请参考我以前的回答;

这还不是懂王面临的可能的法律纠纷的全部,还有一些诉讼仍然在僵持或者即将提起司法指控,例如;

E Jean Caroll(花花公子第一位女性编辑)指控懂王在32年前性侵她并称她是骗子。请注意E Jean Caroll是在2019年大选年前,才在其著作中提及此事的(即将展开大选,距事件发生(1990年)相隔了近30年)。懂王则毫不意外的指责她是一个‘骗子’,基于的是卑劣的政治动机。随后E Jean Caroll以此(懂王说她是骗子)将其起诉上法院。


特朗普家中被抄出 11 套机密文件,其可能面临最高 30 年刑期,这将对美国政坛、商界带来哪些影响?插图1
E Jean Caroll

同时,还有另外数起国会大厦冲击案的延伸的潜在的司法诉讼(涉及的警察和政府部门起诉懂王挑起了冲击案),我就不再累述了。

现在的美国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诚如我以往一系列文章所述,美国中期选举的重要性远超以往任何时候,而拜登那悲催的民意支持度,对于民主党是一个非常隐晦和阴暗的前景。目前懂王及他的潜在支持度,2024年是真的有可能再翻盘的(至少也是一个重大的威胁)。懂王的敌人其实不只是民主党,甚至自己的党内担心他颠覆美国政治传统的都有一大把。

现在一系列针对他的法律诉讼总爆发,这是美国历史上对潜在总统候选人政治总清算的开始。我觉的已经无需去分析可能有什么影响了,变数还是很多,懂王及其支持者(党内)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大家旁观即可。如果一定要搞清其中原委,可以好好读读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只能说大师终究还是大师。

我个人不认为这一系列指控最终可能在法律上产生什么实际的结果,但这一系列指控是可能影响懂王作为合法的候选人进入后续的选举程序的。

当然,不管这事如何结局,这对于美国民主政治的伤害,对于美国社会的撕裂都是相当深远的。这美国民粹政治面对这种重大政治危机如何发展才是未来美国政治值得观察的地方。


监狱

笑话

我支持特朗普

我反对特朗普

我就是特朗普

答案整理不易 完整版请付费查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